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朱新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学习蒲松龄

2013-07-22 09:50:23 来源:《朱新昌聊斋绘本》作者:莫言
A-A+

  从我家西行三百里,有一个地方叫淄川。三百年前,在淄川蒲家庄的一棵大柳树下,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他的面前摆着一张小方桌,桌上放着茶壶茶碗、烟笸箩烟袋锅。来来往往的人如果口渴了或是走累了,都可以坐在小桌前,喝一杯茶或是抽一袋烟。在你抽着烟或是喝着茶的时候,白胡子老人就说:‘请讲个故事给我听吧。随便讲什么都行,奇人奇事,牛鬼蛇神……随便讲什么都行……求您啦……’他虽然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但眼睛却像三岁孩童的眼睛一样清澈,让人无法拒绝他的要求,何况还喝了他的茶水抽了他的烟,于是,一个个道听途说的、胡编乱造的故事,就这样变成了《聊斋》的素材。这个白胡子老头当然只能是蒲松龄,一个右胸乳下生着一块铜钱大黑痣的天才。

  我的爷爷的老老老……爷爷是一个贩马的人,每年都有几次赶着成群的骏马从蒲家庄大柳树下路过。他喝过蒲松龄的茶、抽过蒲松龄的烟,自然也给蒲松龄讲过故事。《聊斋》中那篇母耗子精阿纤的故事就是我这位祖先提供的素材。这也是《聊斋》四百多个故事中唯一发生在我的故乡高密的故事。阿纤在蒲老前辈的笔下很是可爱,她不但眉清目秀、性格温柔,而且善于囤积粮食,当大荒年里百姓绝粮时,她就把藏在地洞里的粮食挖出来高价粜出,娶她为妻的那个穷小子也因此发了大财,并且趁着荒年地价便宜置买了大片的土地,过上了轻裘宝马的富贵生活。唯一不足的是,阿纤睡觉时喜欢磨牙,但这也是天性使然,没有办法的事。

  得知我写小说后,这位马贩子祖先就托梦给我,拉着我去拜见祖师爷。祖先骑一匹白马,我骑一匹红马。我们纵马西行,跑得比胶济铁路上的电气列车还要快,一会儿就到了蒲家庄大柳树下。祖师爷坐在树下打瞌睡,我们的到来把他老人家惊醒。祖先说:‘快下跪磕头!’我慌忙跪下磕了三个头。祖师爷打量着我,目光锐利,像锥子似的。他瓮声瓮气地问我:‘为什么要干这行?!’我在他的目光逼视下,嗫嚅不能言。他说:‘你写的东西我看了,还行,但比起我来那是差远了!’‘蒲大哥,我把这灰孙子拉来,就是让您开导开导他。’祖先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大喝:‘还不磕头认师!’于是我又磕了三个头。祖师爷从怀里摸出一只大笔扔给我,说:‘回去胡抡吧!’我接住那管黄毛大笔,低声嘟哝着:‘我们已经改用电脑了……’祖先踢我一脚,骂道:‘孽障,还不谢恩!’我又给祖师爷磕了三个头。

  ——这是我二十多年前为去台湾参加一次会议而写的发言稿,后来当作小说发表过。这次滨海为其策划的《朱新昌聊斋绘本》索序,因为确实没有时间写,只好用这篇旧作权充,好歹文章内容与书的内容还算关联密切。不足之处,敬请作者和读者原谅吧。

  2013年4月23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朱新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